无趣的正义品

吾将逝去,而君永恒。

我已经完全掉进沙苏露中这个冷坑里了,斯捷潘的设定实在是太戳我了,请给我更多的沙中!拜托了!

梦中柯克兰的一段自白

亚瑟·柯克兰的呼吸有点急促,他游动的速度就要跟不上大脑的运转了。或许是丧失了心的缘故,他的身体慢了下来,大脑却还在晕乎乎地想着,我撤回前言吧,耀。找到我——找到我的心吧,那里有我爱你的一切啊,求求你看看它吧,求求你捡起我卑微的心看看它吧,那个刻满了王耀的名字的亚瑟·柯克兰的心啊——你看它一眼吧!


执事与不听话的大小姐

“我觉得您需要一件束胸型的胸衣,小姐。”

“哦,是么。”
少女啃着手中的哈密瓜,汁水沾得满手都是:
“我觉得你需要一件束屌型的内裤,先生。”

1

看到可爱想到了王耀,想到了《雪国》里的“你连指尖都泛起好看的颜色呢”,想到了罗兰•巴特的《恋人絮语》,又想到了顾城的“双木非林,田下有心”。
你看,我就连喜欢你都能说得那么诗意,你却还是躲进次元壁里不出来。
手我是有的,就是不知如何碰你。

2

重要的事

耀哥 八一建军节快乐
这么多年 辛苦您了

1

说什么呢

王耀大概是个生来带光的男人。

 

© 无趣的正义品 | Powered by LOFTER